【共同社10月11日电】众院选举的发令枪10日在日本列岛各地鸣响。执政党、保守派在野党、自由派在野党三股势力将倾力而战。首相安倍晋三(自民党总裁)在2012年夺回政权的选举等大型国政选举中保持四连胜。低投票率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此次有新党亮相提升了选民的关注度,给压倒性胜利的模式蒙上了阴影。高喊打破“安倍独大”的在野党则将围绕批判政府的选票展开争夺。加之新党成立之初的混乱,选举前景可谓是雾里看花。

▽不知所措

  “对手与共产党、社民党联手欲将我打倒。他们究竟想要建立一个怎样的日本?”10日在福岛市发出选战“第一声”的安倍背对着农田大声批评在野党。

  “将我打倒”这一强烈措辞透射出了安倍对于选举形势大变的不知所措。或许是觉察到了人们对其“傲慢”的政治姿态的不满,此次安倍并未站上街宣车,只是站在脚凳上以免视线过高。

  安倍设想中的胜利方程式应该是这样的:以经济为争论点突出与原民主党政府的不同“政绩”,借助低投票率发挥团体、组织的拉票能力。在上一次突然解散众院的2014年的众院选举中,投票率创纪录地跌至了52.66%。此次他又如法炮制,以“突击解散”使在野党措手不及,甚至还将舆论意见较为一致的朝鲜局势作为争论点,可谓用心良苦。

  然而“失算”(自民党前阁僚语)之处在于希望之党党首、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的参战。经过媒体对新党连篇累牍的报道,众院解散前的共同社舆论调查显示,关注选举的人已达70.5%,高出上次选举同期4.4个百分点。

  因森友、加计学园问题暴跌的内阁支持率虽略有回升但也难以再有起色。执政党内部有意见认为“若无党派阶层投票增加,形势将变得严峻”,对此颇感焦虑。

  安倍解散众院原本是为了给更长期的执政和修改宪法创造条件,但若遭遇大败必然难以逃过党内的追责呼声。安倍提出的目标是执政党获得过半数的233个以上的议席。选举公告发布前的势力分布为自民党290席、(包括公明党在内的)执政党325席,与此相比安倍的目标要低得多。官邸人士断言“这无疑是设下了防线”。

  安倍在10日晚间的NHK节目中称“绝不能起内讧”,给党内打起了预防针。

▽昔日重现

  “我又一次回来了”。小池开启选战的地点选在了东京池袋站西口。这正是去年7月都知事选举的起点,是小池的“福地”(希望之党人士语)。她在演说中还谈到了身为自民党众议员的2005年作为“刺客”参选的邮政选举,希望以白手起家赢得支持的两次成功体验为自己加分,重现“小池剧场”。

  对于有众多民进党投奔者的希望之党而言,小池是独一无二的招牌。该党试图与日本维新会联手使“改革保守”的形象深入人心,争取无党派阶层的支持,但能否如愿以偿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只要是朋友就能捞好处。那样的政治能否让人信任吗?”在小池的演说中,森友、加计问题占据了不少篇幅。安倍作为解散大义的消费税增收部分的用途变更也被小池说成是“丧气事”,为的是突出与安倍政府的区别。

▽枝野原则

  因反对小池对于民进党投奔者的挑挑拣拣,前官房长官枝野幸男等人成立了立宪民主党。但他们并未公开表达对小池的不满。

  该党之所以定下了不与投奔希望之党的原民进党候选人竞争的“枝野原则”,是因为担心一旦在野党两大阵营自相残杀将使安倍坐收渔翁之利。该党干部表示“如果没有那条原则,可以推举100人以上,但我们将打倒现政权作为优先目标”。

  共产党和社民党则对修宪势力希望之党的诞生抱有危机感。在反对以安全保障相关法为前提修改宪法方面两党与立宪民主党保持一致,力争在200个以上的选区推举统一候选人。共产党干部表示“三党要设法获得可阻止修宪的三分之一以上议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