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11月25日电】围绕北方四岛领土问题,日本安倍政府将正式启动把先行商议归还齿舞群岛、色丹岛也纳入选项的对俄谈判。这不仅包含择捉岛、国后岛归属问题被搁置的风险,先行移交两岛本身预计也将面临艰辛的谈判。首相安倍晋三究竟想从优先两岛中获取何种利益,在此将与择捉、国后两岛的归还战略一同进行探讨。

▽沉默的外相

  “双方确认了继续深化讨论。”23日在外访地罗马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会谈的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并未向记者具体透露有关日俄谈判的会谈内容。

  日俄双方在本月的首脑会谈中就以写明移交齿舞、色丹两岛的《日苏共同宣言》为基础加速谈判达成共识。在谈判看来将有所进展的情况下,河野近期在国会答辩时闭口不谈,称“关于政府的想法,一切无可奉告”。

  将成为谈判基础的共同宣言采用“移交”这一搁置归属问题的表述,而非明确归属的“归还”一词,其中也未提及剩余两岛的处置。推进首脑会谈共识蕴含着与“解决四岛归属问题”这一日本政府立场如何保持一贯性的问题。

  有分析认为,河野之所以“沉默”是因为开口可能会引发大量问题,诸如“招致放弃争取剩余两岛归还的怀疑”(相关人士语)。

▽渔业资源

  从苏军攻占四岛的1945年起,领土问题已存在了73年。政府如今考虑优先两岛估计也是因为当地经济的衰退。渔业曾经兴盛的北海道根室市近年来的捕捞量较巅峰时期减少了一半。被称为世界三大渔场之一、拥有鲑鱼、鳟鱼和多罗波蟹(北海道帝王蟹)等丰富水产资源的北方四岛近海渔业备受期待。

  有意见认为,如果实现归还两岛,有着丰富海产品的优质渔场将回到日本手中,“对北海道当地的实际经济利益很大”(政府相关人士语)。

  据相关人士称,也有估算称归还两岛能使日本得到北方四岛周围全部专属经济区(EEZ)的二至五成。作为提出战后外交总决算的安倍政府希望取得一些“成果”的想法也在起作用。

▽范围之外

  关于择捉、国后的归属,日方以日俄“共同经济活动”作为打开局面的措施。日方的构想是由双方官民出资在北方四岛开展业务,认为假如日本人可以在岛上活动,俄方对岛的归属变为日本的抵触情绪也能有所缓解,为归还营造气氛。

  海胆养殖和温室种植草莓等具体项目正展开磋商。在根室市等地,港湾建设和“特区”构想也已出现,但在日俄各自主张本国领土的现状下实现不侵害双方主权的“特别制度”面临较高难度。

  日本打算即使在就移交齿舞、色丹两岛达成协议的情况下,也要提出继续磋商剩余两岛归属问题并力争缔结和平条约。俄国总统普京牵制日本称,齿舞、色丹两岛的主权移交不是既定方针,今后有必要开展详细谈判。鉴于普京认为国后、择捉两岛“在共同宣言范围之外”的姿态,首脑谈判的前景依然无法预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