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1月11日电】11日采访相关人士获悉,在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64)涉嫌转嫁私人损失、违反《公司法》(特别渎职)而被再逮捕一案中,有关向沙特阿拉伯籍友人的公司支出的约1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亿元)中的一部分,日产负责人在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的调查中表示,“在戈恩的指示下,制作了以‘促进销售费’为名义的事后资料”。

  此外还获悉,另一名负责人告知特搜部,戈恩友人的公司原本与汽车销售行业并无关系,因此是“强行将市场调查作为(支出的)名义”。特搜部认为,这是显示该支出并非从事日产业务所获的报酬,而是与转嫁损失有关的酬谢的证词。检方计划11日对戈恩追加起诉。

  特搜部等方面称,戈恩涉嫌于2009年至2012年从日产子公司“中东日产”向有关转嫁协助信用担保的友人、实业家Khaled Juffali的公司汇款共计1470万美元(按当前汇率约合16亿日元)。汇款的资金来源是当时身为首席执行官(CEO)的戈恩可以自己决定用途的“CEO储备金”。

  据相关人士称,2009年时Juffali公司的业务目的并非“汽车销售”,戈恩的部下指示中东日产的负责人使用其他名义。该公司业务目的中包含“有关环境问题的活动”,因此定为以日产正在开发的电动汽车(EV)市场调查名义进行资金支出。

  2010年至2012年期间,日产以“促进销售费”等名义每年汇款3亿~4亿日元。负责人2012年前后接到戈恩指示,要求考虑支出“促进销售费”的说辞,并制作了事后资料。据称,Juffali公司的业务中不含市场调查,也没有实际进行过促进销售活动。

  戈恩自己的资产管理公司和新生银行签订了“掉期交易”协议。受2008年雷曼危机影响产生了损失,把签约方变更为日产,转嫁了约18.5亿日元的估值损失。戈恩被认为在之后将签约方改回资产管理公司时,得到了Juffali的协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