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1月11日电】以特别渎职罪被追加起诉的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64岁)否认包含有价证券报告虚假记载在内的全部起诉内容,加强了与检方的对决姿态。也有意见指出,集中汇总争论点的“公审前整理手续”“有可能花费1年以上时间”(资深法官语)。

  本次起诉内容有三项,分别为(1)提交少写自身董事报酬共计约4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6亿元)的有价证券报告;(2)将私人投资签约方从自己的资产管理公司转移至日产,转嫁了约18.5亿日元的估值损失;(3)将签约方改回资产管理公司时从日产子公司向协助信用担保的沙特阿拉伯友人Khaled Juffali的公司汇款1470万美元(按当时汇率约合12亿8400万日元)。

  有关(1),戈恩表示对董事报酬的一部分计划退任后领取,并称“没有确实能从日产收取的保证”,否定记载到报告的义务。然而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取得了戈恩签字的合同,其中以1日元为单位写入其退任后的每年领取额等,认为退任后的支付已经确定。

  此外,戈恩就(2)的内容对特搜部的调查供称“只是为了借信用力而临时将签约方改为日产”。他强调变更后新出现的损失由其自身承担,未对日产造成实际损失。

  辩护人着眼于签约方变更时得到的董事会决议中用英文记载“不让日产承担损失”,主张称“无意对日产造成损害,没有犯罪嫌疑”。

  另一方面,特搜部的立场是“与是否造成实际损害无关,在变更签约方使其承受损害风险时特别渎职罪成立”。同时称董事会决议也隐藏戈恩的交易为对象一事,没有意义。

  双方关于(3)的主张也陷入对立。戈恩说明称在Juffali的尽力下,与当地有力销售店的纠纷得到解决,表示在资金筹措方面也得到协助,说明约12亿日元的支出“是为了日产”。特搜部从日产方面未留下证明纠纷的记录等情况,判断其不是对正当业务的等价报酬,而是对信用担保的谢礼。(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