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1月7日电】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指示相关省厅就韩国原被征劳工诉讼讨论对抗措施。此举意在摆出“日韩索赔权问题已经解决”的立场坚决不动摇的态度,向行动迟钝的韩国政府施压。若韩方执行对日企资产的扣押,邻国间矛盾深陷泥潭的局面将在所难免。不过,实际情况是“只能期待韩国政府提出日本可接受的解决办法”(日本外务省官员语),前景难料。

▽坚决

  “将基于国际法坚决应对。”安倍在6日播放的NHK节目中如此断言。如此严厉口吻的背景原因无疑是日本对去年10月30日韩国最高法院下达判决至今已过去2个多月却拿不出良策的韩国政府感到焦躁。

  韩国国务总理李洛渊示意到去年年底前给出解决的方向性,但并未实现。有分析认为,韩国政府沦为“夹在日本政府和韩国最高法院之间两头为难”(日韩关系专家语),无法给出结论。

  日方设想采取法律措施,作为一旦日企资产被扣押时的对抗措施。首先会要求韩方根据1965年《日韩请求权协定》展开磋商。若磋商不顺,将根据协定委托由包括第三国委员的三方构成的仲裁委员会处理此事,若仍然无法解决问题则向国际法院(ICJ)提起诉讼。

  自民党保守派并不打算就此止步。不少人认为“应该向国际社会展现错的是韩国”,要求采取停止对韩国的免签证措施和让日本驻韩大使临时回国等报复性措施。

▽期待

  对于原被征劳工诉讼的应对措施,日方主张“除在韩国国内解决之外别无他法”(政府高官语)。

  作为“日韩关系整体的基础”(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语)的《日韩请求权协定》确认殖民统治相关的韩国人个人索赔权问题得到“完全而最终地解决”。根据判决日企同意赔偿是背离协定的行为,完全不应该同意是大前提所在。

  诉讼的原告代理人本月2日申请扣押资产,但另一方面未申请将资产变现。日本外务省官员称,“在对立陷入危机状况之前还留有时间上的余地”,期待韩国政府给出应对措施。

  除了历史问题,在韩国海军驱逐舰实施火控雷达照射的问题上,日韩双方对事实关系存在分歧,日韩关系愈发不明朗。

  韩国总统文在寅预计将在10日的新年记者会上明确给出围绕对日关系的立场。但3月韩国将迎来在日本殖民统治下爆发的“三・一独立运动”100周年这一时间节点,因此多数观点认为韩国政府很难在历史问题上对日本作出让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