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4月8日电】日本新年号“令和”的出处是现存日本最古老诗歌集《万叶集》,首次从日本古籍中引用。发源于中国的年号取自儒家典籍是迄今的惯例。一直以来被视为很可能受委托考虑年号方案的研究中国哲学的日本专家等之间纷纷感到震惊:“年号今后难道不会从中国古籍中选出了吗?”

▽定论

  年号是基于统治者不仅支配领土也统治时间的想法而开始的。筑波大学研究中国哲学的名誉教授堀池信夫指出:“儒家在汉朝以后成为了支持皇帝统治的学问。年号包含着如何治理国家和运营政治的思想,关系深远。”

  迄今日本年号的出处最多为儒家典籍《书经》,被引用了35次。《易经》次之,为27次。改年号为“平成”时,虽然也讨论过取自日本典籍的方案,但没有入围最后的候选方案。

  东京大学研究中国文学的名誉教授田仲一成曾强调称:“日本人所写的汉文(古汉语)多为文学作品。表达风景和心情,因此不适宜作为年号的出处。”

▽哲学被排除

  3月13日,内阁官房的负责人在国会就考虑年号方案的人士答辩称:“将从拥有日本文学、中国文学、日本史学、东亚史学等相关学识的人士中(甄选)委托。”并没有谈及中国哲学,在专家之间激起不安。

  结果,新年号定为出自《万叶集》的“令和”。在专家恳谈会上,全体同意取自日本典籍。首相安倍晋三谈及“令和”的印象称“与迄今出自中国古籍的年号不同,会浮现出情景”。也有人坦露感想称“中国古籍有居高临下之感”(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语)。

▽提出忠告

  堀池称:“很失望。今后大概只要是两个汉字,就什么都可以(当年号)。”

  中央大学研究中国哲学的名誉教授宇野茂彦在新年号发布后,面对媒体断言:“以往都是取自《书经》等内容颇佳的文章。日本古籍里没有这样的文章。”

  其父已故宇野精一是研究中国哲学的泰斗,在改年号为“平成”时曾考虑方案。宇野茂彦提出忠告称:“似乎存在应该避免使用中国典籍的意见,这是很糟糕的错误。要说不用中国的东西,那么连汉字也无法使用了。”

  另一方面,政府相关人士窃窃私语,说“由此以后不会取自中国古籍了,日本古籍的先例已经出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