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7月10日电】此次的日本参院选举中,围绕如何评价进入第七年的安倍政府经济政策“安倍经济学”,论战趋于激烈。对于举出税收增加等实际成果、主张继续该路线的执政党,在野党批评称“(国民的)生活并没有变好”,尽力使一致反对的消费税提高至10%成为争论点。另一方面,日本在先进国家中债务水平最高,而面向财政健全化的讨论却缺乏热度。

▽在成果评价上对立

  “税收上年度达到历史最高,甚至超过了泡沫经济时期。本年度将超过这一数字。”首相安倍晋三在街头演说中反复强调安倍经济学的成果。自民党凸显“实现GDP600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7.9万亿元)经济”,在选举承诺中罗列了企业破产数及访日外国游客消费额等安倍政府期间改善的经济指标。

  与之相对的在野党将目标锁定在家庭经济支援方面。立宪民主党党首枝野幸男强调“股价上涨、企业赚了钱,但并未惠及国民的生活”,采取的战略是抓住实际工资水平低迷等缺乏生活改善实际感受的选民的不满。国民民主党也提出“家庭经济第一”,在选举承诺中写进扩充儿童补贴及新的房租补贴制度。

▽主打经济考量

  曾两次延期的10月将实施的消费税增税,由于容易预见到负担,也是消费者十分敏感的事项。政府除了将增收的一部分用于教育和保育免费化之外,还准备了巨额增税对策,包括面向育儿家庭等的超值商品券以及扩大房贷减税等。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谋求理解称“将通过减税和发放两方面对策来支撑日本的经济”。

  另一方面,在野党在反对增税方面加强了攻势。共产党委员长志位和夫强调“经济恶化的红灯已经亮起”,指出增税有可能导致经济下滑、给国民生活造成直接冲击。社民党认为通过对大企业和富裕阶层加强征税可确保财源,日本维新会主张通过放宽限制的增长战略来整顿财政。

  然而朝野政党均主打经济考量的结果,导致年年膨胀的财政支出如何提高效率以及社保制度的根本改革等,实现财政健全化无法避开的课题却很少被提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