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11月5日电】日本首相安倍晋三5日从召开东盟(ASEAN)相关首脑会议的泰国回国,结束了秋季外交日程。虽然他与韩国总统文在寅时隔约1年举行了对话,但未能创造走向关系改善的机会,没能收获显著成果。11月中旬的日俄首脑会谈也无法实现。安倍原本计划通过外交,来“挽回”(安倍身边人士语)阁僚辞职和大学入学共通考试暂不采用英语民间水平考试对政府的打击,但也落了空。课题依然堆积。

▽等待姿态

  “因为交谈了10分钟,就给予很高评价,我认为这很难。”外相茂木敏充5日在记者会上指出,安倍与文在寅的对话未促成打破日韩对立局面。

  日方主张对立的原因是韩方制造出来的,所持的立场是围绕勒令日本企业赔偿的原被征劳工判决,如果韩国政府不出示解决对策,“首脑怎么对话,也没有意义”(政府干部语)。在日韩对立影响到对韩出口和国民交流的形势下,日本只能采取听凭韩国动作的等待姿态,这是实情。

  此次安倍访泰之行受到关注的“东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首脑会议结果是放弃了年内谈妥。在南海问题等国际社会悬而未决事项上,安倍也是未彰显日本的存在感就回了国。

▽陷入僵局

  无法否认,安倍提出的外交重要课题都陷入了僵局。原本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约定11月中旬在智利召开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之际举行会谈,但由于智利治安恶化,峰会本身被中止了。日本失去了围绕停滞的北方四岛领土谈判“通过首脑会谈打破现状的机会”(外务省消息人士语)。

  在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上,安倍呼吁的日朝对话也没有眉目。朝鲜试图优先推进有关无核化的美朝谈判,多次发射弹道导弹,迈向日朝对话的门槛反而提高了。

  在野党在国会发起攻势之时,安倍曾经通过外交,成功“重启”(政府消息人士语)了政局。6月初,指出活到95岁需要2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8万元)储蓄的资产报告成为了批判的标靶,但同月下旬安倍担任主席的二十国集团(G20)大阪峰会结束后,事态就“平息”(首相官邸消息人士语)了。

  安倍本月6日和8日将出席众参两院的预算委员会集中审议。他无疑会因为对辞职阁僚的任命责任以及导入英语民间水平考试问题受到在野党的攻击。在野党方面等候已久,立宪民主党党首枝野幸男称“要求首相做出说明的机会终于来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