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9月6日电】2018年9月,日本政府高官向中国外交事务一把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表示,“今后将避免使用‘印度太平洋战略’这一名称,希望为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与中国合作”。从那时起,曾考虑到国际对华包围网的日本外交及安全保障战略转变为也把日中合作纳入视野的温和的“印度太平洋构想”。

▽封印

  考虑到中方的应对是为翌年10月首相安倍晋三访华而完善环境的一环,也是为安倍曾视作目标的实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作为国宾访日而打出的一张牌。安倍本人以此次访华为契机封印了“印度太平洋战略”的说法,至今也不再提起。

  中国2010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后也在展现争取优势地位动向的同时保持发展。日本外交消息人士表示,“(中国)变得这么强大,即便有美国作后盾也很难凭借实力将其封锁”。

  安倍访华时,习近平对其转为融合路线的姿态表示欢迎。这暴露出安倍高估日本的实力,认为若与美国和澳大利亚等联手就能封锁中国的“大国外交”路线的极限。

▽未能实现

  大国外交的受挫也可从北方四岛领土谈判中窥见一斑。以经济合作为王牌,试图促使强国俄罗斯让步的安倍外交战术在把四岛视为本国领土的总统普京面前并不适用。

  通过归还齿舞群岛和色丹岛两岛达成妥协的让步方案也未能实现。日俄达成共识的“领土问题的新途径”也只是口号而已。毫无疑问,下任首相将不得不面对艰难的谈判。

  安倍在8月31日与普京电话会谈传达有意辞职后,通过外务省宣布“两国首脑确认将继续和平条约缔结谈判”,这已是尽了最大努力。

  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也未能取得进展。安倍期待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的实力,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两次美朝首脑会谈中提及了绑架问题,但并未获得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令人满意的答复,没有取得实际成果。无条件举行日朝首脑会谈的呼吁也一直被金正恩方面无视。

▽裂痕

  为维持“大国日本”的面子煞费苦心的安倍一直视为“绝对不能让步的对手”(官邸消息人士语)的是在历史认识问题上对立的韩国。关于2019年夏季启动的加强对韩出口管制,参与日韩关系事务的政府消息人士承认,“这是关于原被征劳工问题对韩国的实际上的对抗措施”。

  围绕特朗普提出的扩大七国集团(G7)的构想,已获悉日本政府向美方做工作,要求不能让韩国加入。日韩之间逐渐产生难以修复的裂痕。(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