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圣保罗10月11日电】随着新冠病毒疫苗研发竞争日益激烈,中国和俄罗斯等各国企业以发展中国家为主正在展开大规模疫苗临床试验。在感染人数前十的国家中占5个的中南美地区,当地媒体批评称受试者被当成“试验鼠”,而参加试验的两名巴西受试者表示:“虽然有些害怕,但必须得有人来做。”

▽试验场

  “这是全球规模的挑战,为了解决(新冠疫情)必须团结起来。”巴西的感染人数仅次于美国和印度。约9000人参加的中国科兴控股生物技术公司的临床试验中,一名受试者、生物学家萨曼塔・阿尔梅达(音译,46岁)决定参加时,其丈夫和父母等都表示“担心”,她自己也“有些害怕”。

  参加试验的条件为没有感染过新冠且没有怀孕。受试者分两次注射疫苗或用于对照的安慰剂,试验结束前不会被告知注射的是哪种。

  萨曼塔拿到了一套体温计和记录每天身体状况的手册等,通过通信APP可以24小时与医生等相关人员联系。她接受了第一次注射,身体没有异常。

  巴西是约5000人参加的英国制药巨头阿斯利康等的临床试验的“试验场”之一,受试者均为感染风险高的医疗相关人员。

▽自信

  “所有的临床试验都采取了安全对策”,科兴生物技术公司自信地表示。在南美的秘鲁,另一家中国研究机构以6000人为对象开始试验,其他中国企业也计划在墨西哥及智利实施。美国的大型药企也在各国开展试验。

  中国的临床试验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进展得最快,有3万多人接种。此外还在巴林、埃及、孟加拉国、土耳其推进。

  俄罗斯将对疫苗“卫星-V”(Sputnik V)开展4万人规模的试验,计划在友好国家委内瑞拉进行2000人的临床试验。提供支援的半官方基金称“不能用尚未经过详查的试验性技术使生命面临风险”,强调了安全的重要性。各企业宣传的都很好,但真的没有问题吗?

▽副作用

  第一次注射后,出现了低烧、头痛和疲倦感,服用了试验方提供的退烧药。阿斯利康的受试者、儿科医生莫妮卡・莱维(音译,54岁)接受了两次注射,不知道是疫苗还是安慰剂。

  9月上旬由于受试者出现疑似副作用的严重症状,该疫苗暂停了全球范围的临床试验。但莫妮卡不考虑停止参加,表示:“听取了说明,我认为是孤例,任何疫苗都有副作用。我更害怕感染新冠。”

  莫妮卡的朋友反对称“太疯狂了”,但她坚定地表示:“如果大家都这么想就永远不可能有疫苗。”莫妮卡家人中还有老人,她称“我希望能让他们尽快接种疫苗”。

  上述两人仅获得了相当于交通费和餐券的补贴,没有报酬。效果也不清楚,但她们都满怀期待地表示,自己参与的疫苗“可能会最快问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