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1月8日电】在新冠疫情即将导致日本医疗体制崩溃之前,首相菅义伟打出了“最后一张牌”,再次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因为轻视疫情而固守重视经济的方针,加之自身的草率言行损害了国民的信赖,造成了连锁反应。宣言是对策不断落后的结果。与抱有危机感的地方上的合作似乎有些阻塞,政府内部控制也露出破绽。记者验证了太晚做出决断的幕后情况。

▽自作自受

  元旦的首相公邸气氛凝重。“一直这样感染人数不减,若决定发布紧急事态宣言,你们觉得怎样?”菅义伟紧急召见了官房长官加藤胜信、经济再生担当相西村康稔等人,这样询问说。

  在上一天的去年12月31日,日本的单日感染人数首次突破4000人。菅义伟已经火烧眉毛。虽然元旦的磋商未定下大方向,但日本医师会会长中川俊男在此前后与菅义伟会面,直接要求“无论如何都要立即减少感染人数”。

  把立足点放在恢复经济上,不发布宣言,而是通过缩短营业时间等渡过难关,坚持到2月下旬开始接种疫苗……这是截至12月的菅义伟的战略。

  不过,菅义伟没能料到疫情会严重至此。就在约1个月前,他还在坚持推进自己摇旗呐喊的旅游支援项目“Go To Travel”。在宣布岁末年初全国暂停该项目的12月14日晚上,菅义伟前往牛排店参加了8人聚餐,之后道歉称“已深刻反省”。在需要国民配合防疫的局面下,反而招致了舆论对自己的不信任。立宪民主党干部批评说:“疫情扩大是首相自作自受。”

▽存在争执

  进一步逼迫菅义伟的是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她设法汇集了首都圈的知事,要求再次发布宣言。

  率先响应的是埼玉县知事大野元裕。在今年1月2日提出要求之前,千叶县知事森田健作、神奈川县知事黑岩祐治也加入进来。围绕新冠对策,菅义伟一直被指与小池存在争执。正因为黑岩与从神奈川当选议员的菅义伟关系亲近,他的加入让都政府内出现了惊讶之声。神奈川县的负责人透露说:“为了控制疫情,只能站在小池这边。”

  小池等在与西村的会晤中,引发了西村“就宣言进行讨论”的发言。但这是西村的“独自判断”。听了汇报的菅义伟困惑地表示“没听说会给出那样的承诺”。西村无疑对疫情不断蔓延的现状感到焦虑。

  西村与4名知事原本打算在会谈后分别召开记者会,但考虑到“一起呼吁更有效”(内阁官房干部语),于是突然5人一同举行了记者会。这对菅义伟而言也是出乎意料。暴露出菅义伟由于平时缺乏沟通而未能察觉知事的意向,而且与理应是自己人的西村之间也缺少默契。

▽陷落

  “大概已经不可能不发布宣言了。”菅义伟3日再次在公邸与加藤、西村见面时这样说。这是他最终“陷落”的瞬间。

  然而,要求哪些行业缩短营业时间等政府内的协调工作依然艰难。围绕修改基本应对方针,截至6日的草案具体例举了餐饮店以外的对象,写明“要求”缩短营业时间。但结果是具体例子被写入附属文件,表述也弱化为“同样推动”。无法否认,这或许会成为导致疫情扩大的新的“落后应对”。

  菅义伟政府一再“失态”。自民党干部担心地说:“宣言无法轻易解除,可能要持续到3月。前途荆棘遍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