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华盛顿、巴黎、柏林、东京2月20日电】在美国总统拜登就任后的首次七国集团(G7)首脑会议上,各国欢迎其从“美国第一”改为国际协调路线。考虑到新冠疫情及中国而深化合作是当务之急,对于重振G7的期待高涨。日本首相菅义伟虽然获得了各国对东京奥运会的支持,但在各位首脑强调自身主张的情况下并无存在感。“由于时间不够(菅义伟)只说了计划内容的六七成”(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语),首次亮相G7效果不佳。

▽转折点

  “民主主义必须胜利”,拜登在线上G7首脑会议后出席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这样强调。他警告称疫情使独裁政治和民主政治的斗争站在历史性“转折点”,呼吁G7合作。

  法国总统马克龙积极评价称“找回了美欧共享价值观并向前推进的共同意愿”,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对立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也赞扬道“这是美欧关系的新篇章”。

  鉴于中国和俄罗斯通过供应新冠疫苗加强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马克龙指出如果不能马上拿出成果,那么美欧的力量将只是一个“概念”,默克尔也呼吁团结制定“共同战略”。

▽新矛盾

  然而在非公开的首脑会议上也发生了争执。“特朗普这一‘共同敌人’消失后,又发生新的矛盾”(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语)。

  英法两国出现对立,会议主席英国首相约翰逊把向新冠疫苗供应框架“COVAX”等提供75亿美元支援作为首脑声明的主要内容进行了协调,但马克龙强调自身主张称应尽可能从欧美确保的部分进行分配。

  此外G7计划6月举行面对面的首脑会议,英国邀请韩国、澳大利亚、印度参加。此举被认为旨在深化民主国家的合作以对抗中俄,从被指“落后于时代”的G7改为十国组成的“D10”构想或向前推进。

  然而各国对此也“叫停”。据欧洲媒体称,加入中国“一带一路”经济带构想的意大利对于加强对华对决姿态面露难色;法国担心脱离欧盟(EU)的英国增加地区外参加国会导致“欧洲影响力减弱”。

  日本也流露真实想法称“不想被韩国赶上,从而失去亚洲唯一一个G7参加国的优越立场”(首相官邸消息人士语)。据《澳大利亚人报》称,结果从G7改为D10的“制度变更”被取消。

▽未谈及

  围绕对于中国威胁的认识,欧洲和日美也存在很大温差。首脑声明中表示为维持世界经济系统将深化中国和G7的关系,但紧接着强调“将应对非市场经济的政策及惯例”。这是暗指中国的内容。

  外交消息人士透露事先协调的过程称“原本是批评中国的内容,但德国和意大利表示为难”。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自夸称“与美国一道守住了指名‘中国’这一点”。

  执政党内有意见指出对华强硬的日本有可能在G7中被孤立,如何恢复日本外交的存在感是一大课题。法国总统府消息人士说明称“首脑们对美国重返多边主义以及意大利总理德拉吉首次参会表示欢迎”,但却未提及同为首次参会的菅义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