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2月23日电】由于新冠疫情,结束技能实习却无法回国、持续滞留在日本的外国人超过了3万人。也有人找不到新工作,动用了赚到的储蓄。支援者强调“需要能够灵活工作的机制”。在今年春季劳资谈判(春斗)全面展开的情况下,有人呼吁“希望工会也切实致力于改善外籍劳动者的待遇”。

  来自中国河北省的李菊花(33岁)为学习农业技术来到了日本。她表示料到了难以马上回国,但没想到会这样。去年8月,她结束了在三重县铃鹿市的树木栽种实习。虽然想返乡,但机票价格涨到了以前数倍的3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8万元)至40万日元,航班停飞也接连不断。

  她栖身于支援外籍实习生的工会组织“岐阜一般劳动组合”在岐阜县内运营的避难所。虽然有失业保险,但至今在日本赚取的约500万日元中,约有30万日元花在了生活费上。

  在留资格已经延长了两次,但将于2月底到期。她与在中国的丈夫和孩子天天通过通信APP保持联系,但每天都很不安,觉得没想到会遭遇这种事情。

  日本中央政府就实习生设置了能够转行的机制等,但来自中国的该工会组织第2外国人支部长甄凯指出:“对于想尽快回国的实习生而言难以适用。中央政府和企业应该思考不拘泥于技能实习框架,让外国人能够工作的机制。”

  面临困难的各种各样的实习生前往甄凯处求助,其中有被要求对宿舍失窃负责而遭解雇的越南女性、被公司的日本人殴打等遭受暴力的菲律宾男性等。甄凯方面与雇主展开了劳资谈判。

  但企业方不同意谈判的情况也很多,通过劳动案件审判等解决纠纷则需要较长时间。为了争取彻底改善,即使向接受实习生派遣的总承包方大企业和中央政府发出呼吁,事态也没有进展,这是现实。

  今年春斗中,日本工会总联合会(联合)等团体把纠正非正式劳动者、中小企业劳动者的待遇差距作为了主要要求之一。甄凯说:“日本产品有着许多外国人的参与。希望大企业的工会抱着救助相关职场外籍劳动者的意识展开谈判。”(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