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4月13日电】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处理水如何处置?东京电力公司把此事交由日本政府判断,始终采取被动等待姿态。今后东电将成为排放入海的实施主体,但在福岛一核相继出现地震仪器故障后被置之不理等问题。柏崎刈羽核电站(新潟县)也因核物质防护疏漏,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将于近期事实上勒令禁止运转。排放入海的方针在东电信用尽失的状况下敲定。

  “中央政府给出方向的话,将迅速采取应对。”每当在记者会等场合被问及探讨处理水如何处置的进展时,东电就会重复这样的话语,避免正面回答。13日排放入海方针敲定后,在首相官邸接受采访的东电社长小早川智明表示“将秉持主体性对待此事”,但未具体言及,而是多次强调“切实”一词。

  政府相关人士透露:“发生核事故后丧失信用的东电即使主张排放,也很难获得理解。唯一的道路就是由中央政府主导提出方针。”但到方针敲定为止的这段时间里,令人们向东电投去质疑目光的问题接二连三。

  2018年发现声称已净化的处理水中留有氚以外的辐射物质,东电辩解称在处置前将实施再次净化,之后听证会上涌现大量意见反对排放。

  在决定方针迎来最终阶段的今年2月,发生福岛、宫城两县测得最大震度6强(日本标准)的地震之际,又发现了反应堆厂房的2套地震仪器故障后被置之不理、未能记录数据的问题。处理水储罐位置偏离等信息公布不及时屡有发生,被批“作为安全对策和危机管理是不可能的事”(双叶町町长伊泽史朗语),所在地变得越来越不相信东电。

  柏崎刈羽核电站3月被规制委查出,防恐袭等核物质防护设备2020年3月以后有15处发生故障,替代措施也不充分。包括员工违规使用同事ID卡在内,规制委最快将于14日勒令禁止运转。

  反对处理水排放入海的全国渔业协会联合会(全渔联)会长岸宏在7日与首相菅义伟会谈后对媒体强调:“东电的丑闻令人不得不对安全性的确保感到极强的忧虑。”

  能否安全实施长期排放大量处理水这一史无前例的作业?如何防止形象受损?还有必要汇总排放设备设计和步骤并接受规制委的审查。主体性和信用尽失的东电能否推进这些工作和程序尚是未知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