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首尔6月11日电】韩国的法院接连做出了不认同原被征劳工和原慰安妇索赔诉求、利好日本企业和政府的判决与裁决。这是与要求日本道歉和赔偿的革新派市民团体(文在寅政权的支持群体)相反的判断。法官不加揣度地基于“信念”(司法界人士语)做出的判决让政权受到了震动。

▽损害安保

  “受害者等的索赔权是无法在诉讼中行使的权利。”7日在16家日企成为被告的原被征劳工诉讼中,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审判长金亮澔)做出了这样的判决。其逻辑与“韩国人的个人索赔权因1965年《日韩请求权协定》已经解决”这一日本政府立场相符。

  该判决担忧如果原告胜诉,日企被强制执行,但之后韩国的不恰当性在国际司法领域被认定,就会损害与日美的关系以及安全保障。判决还指出,基于请求权协定的日本的经济合作“对(韩国)经济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

  甚至,对于确定原被征劳工胜诉的2018年韩国最高法院判决认定了日本的“非法殖民统治”,此次也一脚踢开称“不过是国内法上的解释”,拒绝遵从上级法院的判断。

▽国家优先

  在该地方法院,另一名审判长今年1月勒令日本政府向原慰安妇女性等赔偿,判决确定了下来。但地方法院3月指出,为了确保该诉讼的费用而扣押日本政府资产“有可能违反国际法”,未批准进行扣押。做出这一决定的也是金亮澔。4月,另一审判长就同类慰安妇诉讼驳回了原告的诉求。

  对于本月7日的判决,原被征劳工支援团体谴责说:“毫不羞耻地明示了国家优先于个人的逻辑”。执政党“共同民主党”也接连有人批评“优先了战犯国家的国家利益”(该党发言人语)、“这是哪国的法院”(前总理丁世均语)。

  另一方面,被告日企方面的相关人士则赞扬“这是有勇气的判决”。还有人透露“最高法院内部也能听到‘最高法院的判决不合道理’的呼声”。甚至有人估测说,政权任期已不足1年,“也可能是认为已经没有必要向作为执政党支持群体的市民团体献媚了”。

▽无关保守或革新

  回顾原被征劳工诉讼,李明博保守政权时期的2012年5月,韩国最高法院出示判断称原告的个人索赔权不因《日韩请求权协定》而消失,依然有效,令李政权感到困惑。这是因为,以往韩国政府一贯采取的立场是原被征劳工等的损失补偿问题通过日本的经济合作已经解决。

  结果,该2012年的判断在经历退回重审后,导致了2018年勒令日企赔偿的确定判决。无论政权是保守还是革新,韩国法院都持续做出不符合政权意向的判决。有意见认为,司法判断动摇日韩关系的状况今后也将持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