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11月22日电】力争申办2030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札幌市拟不新设比赛场馆,并把改修限制在最小程度,正在推进有关计划。以往的长野冬奥会和东京奥运会结束后,有的设施得不到充分利用,成为了“负面遗产”。对于札幌,也有很多意见担忧维护费等,市政府正在努力削减经费。

▽利用现有设施

  札幌市干部抱怨道“有市民说要为奥运花钱不如用在社保上”。

  该市2016年估算举办经费为4537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54亿元),2019年则降至3100亿至3700亿日元,预计本月底将宣布进一步削减最多900亿日元。在全球申办热情降温的情况下,国际奥委会(IOC)也建议利用现有设施。

  该市2019年宣布除举行开闭幕式的札幌巨蛋之外的比赛场馆数量为15处,而本月底公布的计划中减少2处至13处,均为改修或改建现有设施。其中1处不需要施工,11处改修。改建的月寒体育馆(丰平区)由于更新时间和冬奥会重合,因此在别的地点建设,新旧两个设施都加以利用。

  包括举办经费在内的设施建设费,2019年定为800亿到1400亿日元,后压缩至800亿日元,2000亿到2200亿日元的运营费计划通过门票收入等来筹措。

▽巨额亏损

  东京奥运会新设的6处设施中,全年收支有望盈利的只有可用于音乐会等的有明竞技场(江东区)。

  东京都负责人说明称“是旨在振兴体育的公共设施,收益并不是第一位的”,但其余5个设施总计亏损约11亿日元。游泳赛场东京水上运动中心(同上)亏损额最大,预计达到6.38亿日元。

  1998年长野冬奥会雪橇赛场“Spiral”(长野市)花费了总工程费101亿日元建设,2018年起停止制冰,到那时为止的维护费用每年达到2.2亿日元,其中1亿日元来自中央政府的补贴,其余由长野市负担。而国内从事这一项目的只有150人左右,每年收益仅700万日元。

▽不能重蹈覆辙

  2014年以1万名札幌市民为对象的问卷调查显示,受访者最关心的事项是举办费用和维护费等,占比49%。2019年度开展的对话活动中也有意见提出“财政负担会增大”。该市干部表示:“经历东京奥运会,市民对奥运更为熟悉了,若重蹈覆辙是不能找借口的。因此彻底追求不花钱,不会给将来造成负担的方法。”

  不过该市的计划中也存在前景不明的部分,去年长野和札幌两市就雪橇比赛利用“Spiral”达成协议,但长野市原则上不支付设备重启和改修费用。札幌市考虑求助于中央政府,但并未展开具体磋商。

  一位市议员怀疑地表示“根据今后的协商情况,市政府的负担有可能大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