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1月9日电】日本政府与澳大利亚及欧洲、东南亚各国正在加紧强化防卫合作。考虑到在东海和南海加强军事压力的中国,日本意在与缔结了安保条约的美国以外国家也携手对华。然而由于法律制度不同,深化关系所需的协定谈判陷入长期化,日本定位为安全合作一环的防卫装备品出口也并不顺利。

  关于防卫合作,以关系最为密切的安保条约为首分为几档。包括旨在从日本出口防卫装备品的《防卫装备品和技术转移协定》,使交换机密信息成为可能的《情报保护协定》,相互融通物资和劳务的《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ACSA),联合训练时使部队往来对方国家变得顺畅的《互惠准入协定》(RAA)等。日本与美国也缔结了安保条约以外的协定。

  日本与印度之间的ACSA去年生效。还与德国签署了《情报保护协定》,与印尼、越南缔结了《防卫装备品和技术转移协定》。去年9月英国海军最尖端航母首次停靠日本的港口,防卫相岸信夫强调称日英防卫合作已进入“新阶段”。

  日本特别是与澳大利亚迅速接近,去年11月除美军以外首次适用基于安保相关法的“武器等防护”,对该国海军舰船进行了护卫。还缔结了日本首个RAA,政府期待在对华遏制政策上携手合作,把澳大利亚视为“准同盟国”。

  另一方面也存在大量课题。围绕RAA,日本2014年7月与澳大利亚就启动谈判达成共识,但澳方对日本的死刑制度表示关切,磋商停滞,到缔结协定耗时7年多。日本与英国也启动了谈判,法国虽然向日方传达了缔结意向,但由于法律制度不同,何时能实现尚难预料。

  防卫装备品的出口及共同开发也未能按照政府的意愿顺利推进。

  日本与越南等11个国家签署了《防卫装备品和技术转移协定》,可是日本产品的出口业绩只有2020年8月与菲律宾政府签署的防空雷达一个项目。政府大力推销的与澳大利亚的潜艇共同开发等许多项目告吹。

  日本产防卫装备品的精密度受到好评,但价格较高,海外的引进环境据说也不完善。防卫省相关人士透露称“经验不足造成了影响,无疑已被他国甩在后面”。(完)